• 日军活捉五百名女学生,不杀还养着,真相令人震惊 2018-09-24
  • 北京冬奥和冬残奥吉祥物征集启动 2018-09-24
  • 台积电“病毒门”系“人为失误” 2018-09-24
  • 成都:一条流浪狗引发的小区“内战” 2018-09-24
  • “中国网事 · 感动2018”二季度网络人物评选揭晓 2018-09-24
  • 什么大事惊动南部战区派专机飞抵永暑礁? 2018-09-24
  • 选择婴幼儿益生菌产品需擦亮眼睛 2018-09-24
  • 2017地方领导留言板APP2.0 2018-09-24
  • 茅台镇现侏罗纪早期大型恐龙足迹群 2018-09-23
  • 聚焦2017年6月经济数据 2018-09-23
  • (两会受权发布)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 2018-09-23
  • 暖新闻为生命倾注力量 为心灵点盏明灯 2018-09-23
  • 贵州发现中国侏罗纪早期规模最大蜥脚类足迹群 2018-09-23
  • 两高“仿真枪”批复能否破解“假枪真罪”困局? 2018-09-23
  • 候选企业:国丰新能源有限公司 2018-09-23
  • 设为首页山东手机报手机客户端新闻热线 0531-85668999

    谁动了我的“饭” 济南小饭桌陷“封杀门”困局

    ME][$PXP4R7(%4@$7(WU8JD.png

      大众网记者 王宗阳 姜洋 赵兵 樊思思

      近日,济南逸城山色小区对24家“小饭桌”下逐客令成为家长、业主关注的焦点。一个只有5栋楼的小区开了24家“小饭桌”,这么多天真烂漫的孩子吵闹扰民在所难免,逐客令一出,学生家长急了:“‘小饭桌’真要是都没了,这么多孩子的吃饭问题咋解决?”9月25日,大众网记者兵分多路,采访了多个小学附近的“小饭桌”、托管班,调查如何解孩子们的“饭愁”。

      11点30分,在济南市东方双语实验学校附近的羊头峪路上,不少孩子下课后前往“小饭桌”吃饭。(记者 王宗阳 摄)

      社区小饭桌遍地开花,多数没资质存在安全隐患

      近日,济南逸城山色小区业主难耐其扰对24家“小饭桌”下了逐客令。不仅如此,有媒体还报道称,离逸城山色小区不远的黄金山水郡小区,对社区“小饭桌”也采取过严管的措施。比如为了不让“小饭桌”的孩子进门,小区甚至采取了进门得看购房合同的措施。至于原因,同样是因为孩子们太“闹心”。

      由于租金、水电费低等原因,居民楼里普通的住宅改成“小饭桌”已经成了常态。以市中区为例,9月初市中区食药监局公示的“小饭桌”共342家,几乎都在居民楼里。比如邮电新村,原本就不大的一个小区竟容纳了34家“小饭桌”。记者从济南12345市民热线了解到,仅22日和23日两天,就接到关于“小饭桌”的咨询和投诉16件,其中反映“小饭桌”扰民的有7件,占到总数的近一半。市中区一位市民反映,二七新村一家“小饭桌”每天中午声音很大,严重扰民;历下区甸新东路中国银行宿舍院内有七八家“小饭桌”,居民称孩子太吵闹;住在海尔绿城的市民王先生也表示,小区好几栋居民楼里都有“小饭桌”,周围住户很不满意……

      社区“小饭桌”除了吵闹,在卫生、安全、从业人员资格等方面都存在问题,这也让很多家长揪心。在济南市东方双语实验学校附近的羊头峪路上,有多家社区“小饭桌”。25日中午,大众网记者来到学校北侧的一家“小饭桌”采访,一位女负责人说,他们这家“小饭桌”是附近经营时间最长的,已有六七年。这里是独户的民房,一楼开出门头来作为学生的餐厅,后面是孩子们睡觉的地方。大众网记者在里面转了几圈,没有发现食药部门出具的营业资格证。该女负责人表示:“我们这就是开在小区里,做家常饭的,这么多年了没有问题。”

      小区内的居民告诉记者,最近几年附近社区“小饭桌”遍地开花,扰民是个问题,资质问题则更让学生家长担心。大众网记者走访了东方双语小学附近另外2家“小饭桌”,以及解一小附近的3家“小饭桌”,其中3家没有营业资格证。这些社区“小饭桌”价格都在每月500元左右,包括了中午吃饭和休息。虽然“小饭桌”负责人都表示家长可以随时参观后厨,并作出了种种承诺,但没有资质,不少家长仍不放心。

      “小饭桌”的安全隐患让人揪心。随着“小饭桌”的兴起,逐渐从老居民小区向高层建筑为主的小区转移,“小饭桌”“藏身”高层建筑已不罕见。大众网记者采访发现,“小饭桌”少则有二三十人,多则近百人,形成一个儿童集中的公共场所,这样的场所却没有消防措施或安全措施,一旦发生火灾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    “小饭桌”少则二三十人,多则上百人,安全问题堪忧。(记者 王宗阳 摄)

      规范的托管班挺好,价格高数量少难普及 

      据大众网记者初步统计,燕山小学附近开办了20多家“小饭桌”、托管班,每到放学,都会有他们的工作人员来学校门口领学生。有家长告诉记者,如果经济宽裕,还是选择托管班。与普通“小饭桌”相比,托管班在管理和服务上更加规范。

      中午11点40分,记者来到甸柳新村五区某连锁托管班,此时,托管班的学生都已吃过午饭,准备上床午休。该托管班位于居民楼的二楼,负责人刘女士向记者介绍了他们的托管班,她说:“这个屋里全是一年级的学生,大约20人,每个屋里都有专门的老师负责看管。”记者看到,该托管班是租用的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屋,学生住宿的屋子分为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,每个屋有5张上下铺的木质床,最大的一间屋子被当成了供学生写作业用的自习室。

      刘女士所在的托管班,是近年来出现的公司化运作“专业托管班”。专业托管除了提供接送、饮食、午休等,更强调学习辅导。刘女士介绍,他们的托管班是全国连锁,全国有110多家加盟校区,分布在山东、河北、安徽等十多个省市区。“我们有全托、日托两种选择,价位分别是977元、700元。”刘女士说,除了午间休息、提供午餐这些基本的服务之外,他们还有特色的专业课程,“我们的环球LEV课程,主要是提升孩子的认知能力,确立正确的世界观,而且,这些课程都是免费的,只要在我们这里报名,就可以参加。”

      与刘女士的托管班一街之隔的一座二层小楼,也被一家托管班租赁下来。记者看到,在托管班的二楼,有两间布置得古色古香的教室,墙面上贴有学生的书法作品和作文,学生宿舍也分为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,有老师在专门照看。负责人李女士介绍,该托管班全托的费用为1100元,还可以参加其他特色学习班。

      对此不少家长向记者表示,托管班很高端,但是价格比较高,数量也少,另外中午孩子的管理是个问题。他们很希望学校能办个实惠一点的,由老师中午看着,他们更加放心。

      大部分学生家长无法做到中午接送,在学校不提供食堂和托管服务的情况下,将孩子送到私人开设的“小饭桌”实属无奈之举。(记者 王宗阳 摄)

      “小饭桌”是双职工家庭的刚需,济南多数学校停办“小饭桌” 

     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选择“小饭桌”的孩子,父母大多是双职工。有的老人不在济南,有的则是因为老人年纪太大,一天4趟接送、还得买菜做饭太累。“如果家里经济条件再好一些,我不会选择让孩子上‘小饭桌’,而会选择给她雇个保姆。”省城一小学生的家长告诉记者。4年前,孩子上学前,在考察了好几家“小饭桌”之后,她就曾跟丈夫商量能不能为孩子雇保姆。“‘小饭桌’都很挤巴,一个挨着一个,空气流通性不是太好,吃的也不是花生油,而是调和油。我们曾找过保姆,一个月下不来2500元。毕竟是工薪家庭,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‘小饭桌’,一个月600元。”

      “我们也不愿让孩子到又挤又乱的居民楼‘小饭桌’,要是学校能有‘小饭桌’,谁还把孩子往校外送?如今济南的小学,还有几个学校办‘小饭桌’?”一位家长向记者抱怨。

      济南还有没有学校办的“小饭桌”?大众网记者从济南市教育部门了解到,今年经五路小学、舜耕小学等学校都不设校内“小饭桌”了,营东小学今年也不为一年级新生设校内“小饭桌”了。

      早在2009年教育部门就曾要求取消校内“小饭桌”,之后很多学校逐步取消。取消校内“小饭桌”的原因是“这不在义务教育收费项目之列”,学校的主要职能是教学,开办“小饭桌”终究不属于义务教育的职能。

      济南市教育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说,办“小饭桌”是一种经营行为,属于社会职能。从教育法规定的学校的权利义务上及学校办学标准及功能定位上,城市普通中小学都没有开办“小饭桌”这一职能。“我们首先要满足教学用房的需求,很少有学校能拿出多余的空间去办‘小饭桌’;而且从人员编制上,也没有‘小饭桌’管理人员岗位。”

      一位小学校长告诉记者,以前曾有学校为方便学生用餐、满足家长需求,开设了校内“小饭桌”,但不论是公司配餐还是其他方式,从食品监管到学生管理都牵扯大量精力,以现有的师资配备来看,很难坚持下去。“提供午餐的话,要考虑午饭、午休的场地,还有厨师、卫生等多方面的问题。”学生中午留校,每个班都需要有专门的老师值班看管,学校师资达不到,老师无法午休,影响教学。因此,不少学校决定不再设立校内“小饭桌”。

      不少社区“小饭桌“方便了孩子就餐。(记者 王宗阳 摄)

      “饭愁”如何解决?专家建议由政府牵头,扶持专业托管机构

      “‘小饭桌’问题解决不好,学生中午吃不好、休息不好,肯定会影响学习成长。”山东省政协委员、山东法策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法水对此分析说,“小饭桌”看起来只是一顿午餐,却是个关系教育、民生的大问题。针对近期济南出现的“小饭桌”扰民遭业主下逐客令等现象,张法水说,一方面,居民小区内开办“小饭桌”的确既扰民又存在安全隐患;另一方面,大部分学生家长无法做到中午接送,在学校不提供食堂和托管服务的情况下,将孩子送到私人开设的“小饭桌”实属无奈之举。

      负责托管班的刘女士介绍,公司化运作的托管班由于规范化运营,房租、人员等成本高,无法与社区“小饭桌”进行竞争,无法大规模发展,亟需有关部门进行扶持。

      根据2011年公布的《山东省学生“小饭桌”食品安全监督管理暂行办法》,“小饭桌”的监管由各级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管部门具体负责,但单个部门难以对数量众多的社区“小饭桌”进行有效监管。济南市对“小饭桌”评星的办法值得借鉴。济南市对“小饭桌”进行星级评定,动态管理,将涉及食品安全的各项标准整合成人员制度、环境消毒、设施设备、采购贮存和加工制作五大项36条,每项各条全部符合标准的“小饭桌”,执法人员可以在公示栏对应的位置贴上一颗星,以便学生家长一目了然,便于公开监督。

      张法水认为,从某种程度上说,愈演愈烈的“小饭桌”矛盾是相关职能部门长期缺位的必然结果,要彻底解决问题,还是需要政府部门明确责任,适当扶持,有效监管。张法水建议,一是对现存于居民小区内的“小饭桌”进行整改规范,经协商同意搬迁的经营者,可引导其到沿街商用房等地重新开设,缓解扰民问题和安全隐患;二是部门牵头,采取高标准、严要求,扶持有实力、有资质的企业建立一批托管机构,政府可在政策、税收、场地等方面提供优惠,同时加强监管,保障托管机构的食品卫生安全和规范运营;另外,可以划拨专项资金支持学校完善相关设施,通过社会企业配餐与学校托管相结合的模式,让孩子们在校内就餐、休息,不仅便于监管,家长也更放心。

    返回顶部

    独立调查简介

    大众网原创深度调查栏目《独立调查》,于2009年12月1日创刊,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频率刊发,先后获评中国互联网站品牌栏目,山东新闻奖名专栏。

    栏目紧跟热点、回应关切,调查传闻、还原真相,澄清谬误、明辨是非,勇于向网络乱象亮剑,坚持弘扬正能量、唱响主旋律,客观公正做监督。栏目始终坚持创新,并成功打通PC端与移动端,重点报道在“两微一端”同步刊发。2016年以来,栏目在大众网时政微信公众号“爆三样”落地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深度调查的“微信版”。